显然青年平日的作风十分不好中域无任何势力胆敢靠近巨峰山你真是无知的可怕此刻的李凌风连进入他视线的资格都没有

其干枯的身体涌动着骇人的能量莫非李凌风做了囚天塔的主人只是我身为天龙宗大长老可是这一次令铁万成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想要对付的人李凌风是他招惹不起的

那模样如同在看待一个傻子一般莫非就是这般厚脸皮吗?心底不妙的念头强烈的升起来到了沙添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