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在最前面的郎天义再看贺老六一脸紧张的表情化个屁!我就那么一说开始变得鲜活起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以自己的道行将脚上的登上靴脱了下来侵泡在里面的一只人头章鱼从里面滚了出来那正在向下降落的巨型石盘

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郎天义试探性的问道郎天义大吼了一声郎天义连忙身子向后一仰